省委 省政府 省人大 省政協
歡迎您光臨安徽企業文化網!您是第 訪問本站!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 
 
 
首 頁 企業文化 企業之歌 高端聲音 科教園地 專家名人 地方特產 招商信息 人才交流 電子商務 需求供應 職工之家 行風熱線
衣食住行 廉政文化 祖國各地 安徽名企 安全文化 會員風采 社會責任 法制園地 社區鄉鎮 文學藝術 理論園地 黨史縱覽
紅色的土地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》紅色的土地

燃燒的澮河岸邊第四章到地里干活去

發布時間:2013-05-12 07:40:22 點擊數:528次
 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王穎



第四章   到地里干活去

勤勞的人,睡覺就是香甜。陳良睡在床上,一下子睡到下半夜,香甜得就像醉人的蜂蜜。雞圈的公雞,叫過頭遍,晨風從常溝岸邊的樹林上響起來,一股股吹進窗戶,吹拂著陳良蓋的棉被。陳良打了個寒戰,從睡夢中醒來,她抬起頭看了看窗外,天發亮了,對面屋頂上還騰著暗云。她輕輕翻身坐起來,隔著窗戶,看瓦藍瓦藍的天上閃著明亮的星星,沖她擠著眼。陳良披上衣裳,彎著腰到床西頭給呼呼正睡的大女兒毛玲掖掖被,又回到床東頭坐下來,她低下頭雙手捂著臉又呆了一會,像是舍不得失去的夢境,合上雙眼,想再睡一會,可是農活在等待著她,再也睡不著了,她穿上褂子,下了床,一下子把吳長秀驚醒了,輕輕地問她:“俺大姐,今兒個咋起恁早?”陳良說:“我起來燙棉種,今兒個點棉花。”吳長秀說:“我也跟你下地去。”陳良說:“不要,等會兒我去叫大嫂子,俺商量好了,啥時干活她也去。你在家領毛玲、松玲,等吃清早起來飯,你給俺送飯去。”說著,開門走出來。

陳良捏手捏腳來到鍋屋,她點著燈,刷了鍋,用水瓢舀了半鍋水,點著火用柴火燒了起來,鍋燒到響水,她就不燒了。隨后陳良就手把昨個黑來放在鍋屋來的棉種倒在水筲里,她馬展又掀開鍋蓋,隨手用水瓢舀鍋里的水倒在水筲里的棉種上,當水沒了棉種后,她又拿個木棍不失閑的攪了一會,接著她用手試了一下水筲里的水,覺得有點熱,她又舀兩瓢涼水對上,后又用木棍攪了幾下,大概等了一袋煙的功夫,陳良又把淋干水的棉種倒在地上,用清灰搓,最后她又用掀把地上的棉種除在笆斗里。干完這些,陳良㧟起笆斗拿著镢頭直朝她大爺徐從謙家走去。當她走到織布坊馬鞍過底門前,陳良放下笆斗邊拍大門邊喊:“俺大嫂子,俺大嫂子!”“哎。”邵恩賢聽到喊聲,答應一聲,馬展開門走出來。她今天換了一身農村的穿著,黑布鞋,老藍色褲子,格子小褂。笑著問:“你起得真早!”陳良笑欣欣地說:“趁著地濕,這棉花點到地里,不要點水,多省事!”徐風笑聽妻子邵恩賢要跟弟媳婦陳良一起下地點棉花,也慌得走出門來,說:“這種地,季節不饒人,人常說,緊莊稼,慢買賣,這點棉花要抓緊,我也跟你們一起去。”邵恩賢說:“那太好了!”陳良看到大哥大嫂都要同她一起下地干活,高興得格格直笑。

陳良在門口同邵恩賢說話,徐風笑便來到東院對他娘說:“俺娘,我和恩賢跟弟媳婦一起下地點棉花去了。”徐風笑的娘說:“你們下地吧,我去看乖孩子‘櫻桃’去。”徐風笑一聽,高興地拿把镢頭走了。天空是那樣的晴明無邊,常溝堤上,楊樹的葉子,迎著風豁朗朗地響著。春風柔和地吹著,徐風笑、邵恩賢跟著陳良呼吸著清新的空氣沿常溝堤向南地走去。常溝兩岸換上了春天的盛裝,正是桃紅柳綠,鶯飛燕舞的時光,田野里的麥苗,像是碧綠的海洋。常溝里的流水,清澈見底,嘩嘩地經澮河向淮河奔去。陳良和徐風笑、邵恩賢㧟著棉種、拿著镢頭穿過林中小徑,踏著路邊草地,走到廟南溝灣里。那是一塊3畝多的春地,東邊隔兩家人家的地就是常溝,地北頭不遠處是徐樓廟,地南頭是一條通往常溝的環形似的沖子,在緊靠沖子的南邊是一片不大的果園,地西邊是麥地,一直到徐五家。陳良把笆斗放在地頭上,邵恩賢說:“毛玲的娘,我拜你為師,告訴我咋著點棉花。”陳良說:“不用教,我做一遍給你看,就會了。”徐風笑笑著說:“莊稼活不用學,人家咋著咱咋著。”陳良拿著镢頭一邊扒窯一邊說:“俺大哥知道,這干活沒啥花,窯扒四指深就行了,窯與窯之間的行距約1米,窯與窯之間的株距約20公分,扒窯要退著扒,每個窯丟棉種四、五個,要成堆,埋窯用土不能太多,免得到時候棉苗拱不出來,在土底下壞了,用土埋窯又不能太少,讓棉種風了頭被太陽曬干了不能出。”邵恩賢說:“這么一說,我就知道了。”陳良對邵恩賢說:“知道了咱就干吧!你和俺大哥倆扒窯,我連丟種帶埋。”“好。”徐風笑和邵恩賢異口同聲地說。徐風笑和邵恩賢每人拿個镢頭,陳良拿個小筐盛了棉種,三個人開始干了起來。

徐風笑和邵恩賢在扒窯的時候,腳踩在松軟的地里,鞋面被土沒了半截,那感覺就像赤腳踩著柔軟的棉被一樣,是那樣的舒適。泥土的芳香一陣陣透入他們的鼻孔,感到非常的新鮮而又快活。陳良在丟棉種時,既仔細又快,看樣子就好像她的女兒馬上跑到她的懷里,接受她那份應得的愛撫一般。她在給棉種埋土的時候,是那么小心,那么的敏捷,她低著頭沉著地、快樂地干著這一切,心里啥都不想,眼也不向別處亂看,好像天生就是為干活而生似的。

地南頭那靜謐的果園安睡的時刻過去了:毛鴣鴣從睡夢里醒過來,黃鸝公子開始在大棗樹上嚦嚦囀著,小小蟲從這個枝上跳到那個枝上,嘰嘰喳喳,絮叫個不停。果園里,雪白的梨花,鮮紅的桃花,嬌媚的棠梨子花,都開得笑盈盈的;整個果園,萬紫千紅,飄蕩著濃郁的花香。成群的蜂蝶在花間飛著,小燕子在錦簇般的果園上空呢喃地唱著。鮮紅的太陽,透過常溝岸邊的楊樹梢從東方升起,金色的光帶輝耀著天空的云彩,閃出藍色的、紅色的霞光。邵恩賢停下手中的活,轉過臉來,望著地南頭的果園,張開雙臂,臉對著天,敞開胸懷吸了一口氣,大喊一聲:“我的天哪!地里的空氣多好呀,可惜他們現在不能和咱們在一起了……”她又想起了她的叔叔徐從吉,二弟徐清理,三弟徐風三,她看著眼前埋頭干活的陳良,自然又想到在暴動中擔任紅軍團長后來為革命而死的大弟弟徐清漢。

陳良不愿說啥,也不愿想啥。干活對于她是一個親熱的伴侶,只要是在干活,她不煩悶,也不苦惱。自從1932年丈夫徐清漢犧牲后,她就從晚黑來到白天,又從白天到晚黑來不停地干著。她在家里紡線、彈棉花、織布、做針線活,推磨、做飯或是到地里播種、耪地、薅草、收割。她只要一干起活來,就抿著嘴唇,啥也不說,啥也不想,這樣她會鎮靜些。可是兩個手一閑下來的時候,頭腦里就像翻江倒海一樣,想到這個家庭,想到毛玲和松玲兩個孩子,想到自己心愛的丈夫,想到一連串煩惱的事。一想到這里,就像有把刀在絞她的心。她的老公公和老婆婆眼看都上了年紀,清理和風三為了革命出門在外,清鮮還沒有長成人,家來還有這么多地,這個家叫她真是著實的作難。她還認為:自己守寡,不是什么叫人愁苦的事情,可是到老的時候,黑頭發要長出白發,到時兩個閨女也都長大嫁人,自個孤獨一人,這風燭晚年的日子又該咋過呀?想到這里,她馬展就想:革命成功,日子就會好起來的。啥時候革命成功呢?現在日本鬼子又打進中國。這個問題,在她心上是急迫的,不論是干活,還是吃飯,一想到這里,她會兩眼長時間地發呆,納鞋底的時候,要停下針,吃飯的時候,要停下筷。邵恩賢看她發呆,兩個眼直勾勾地愣著,一下子咋呼起來:“毛玲的娘,你咋著了?”

陳良放下盛棉種的筐子,坐在地上,低著頭呆了一會兒。邵恩賢說:“哎喲!你跟誰生氣了,給大嫂子說說!”她放下镢頭,來到陳良的身邊,彎下腰蹲在地上拍拍陳良的后背,問:“咋著了,這干活好好的!”見陳良只是低頭不說話。徐風笑又問:“你到底是在想啥子了?”陳良坐了一會,抬起頭愣愣地看著徐風笑,說:“這日本鬼子一來,就啥希望都完了!”徐風笑義憤填膺,慷慨激昂地說:“不要這么想,好日子會來的。可眼下日本侵略者利用國民黨蔣介石的不抵抗政策,加緊對華北的侵略,面對日益加深的民族危機,北平學生悲憤地喊出:‘華北之大,已經安放不得一張平靜的書桌了!’去年129日,北平學生在我中共地下黨組織的領導下,舉行了聲勢浩大的抗日游行,遭到國民黨軍警鎮壓。由此開始的一二•九學生運動迅速波及全國。許多大中城市先后爆發了學生運動。上海和其它地方紛紛成立救國會,要求停止內戰,出兵抗日。今后的日子是宣傳抗日,我們要組織自己的隊伍,拿起槍同日本鬼子戰斗!戰斗!戰斗!”邵恩賢抬起頭看著徐風笑,又看了看天,于是就拉著陳良的手說:“不要悲觀,不要難過,我們是共產黨員,要堅強,要勇敢地站起來組織群眾共同抗日!”陳良抬起頭來,說:“就是的!”

三個共產黨人一遞一句地說著,他們相信在這漫地里啦呱沒有別人聽見,就放開心胸大膽地說著心里話。一會兒吳長秀送飯來了:花卷子饃、小米稀飯、細粉豆芽子和臭豆腐鹵。三個人吃了飯,陳良打發吳長秀回去,徐風笑、邵恩賢、陳良三個人就又繼續點起棉花來。

看看天傍晌午了,陳良說:“俺大嫂子,看你和俺大哥都累一頭汗,咱們就在這地南頭坐下來歇一會吧!”說著,三個人就在地南頭沖子邊上坐了下來。邵恩賢說:“毛玲的娘,怎么你干起活來,手恁么巧?”陳良說:“熟能生巧嘛,這活年年干,干得多了,自然就快。別看你寫起字來恁利朗,干起莊稼活來,可不如我,一年四季該種啥,咋管理,啥時候收,我都知道,這犁耕耙拉、搖耬撒種、管理莊稼、收割拉打,我啥都能干。”邵恩賢說:“你做恁多的活,真是種莊稼的能手,那你就給俺講講這種莊稼的經驗怎樣?”陳良不好意思地低頭笑著說:“俺大嫂子,你真會說笑話,這種地又不是三篇文章兩篇詩,沒有啥花,哪有經驗可說,嗨嗨。”徐風笑說:“那你就隨便啦啦唄。”陳良說:“俺大哥,咱都是鄉下人,俺大嫂子雖是宿縣城里人,不也在咱鄉下住過?不過,恁倆沒我在鄉下過的時間長就是了。其實這種地真的沒有啥花樣,就拿種地撒糞來說,撒糞一大片,不如一條線。人不說么,莊稼一枝花,全靠肥當家。這犁耙地也有講究,冬犁深一寸,抵上幾車糞。二八月不晾垡,少犁多耙,陰天必須耙,下雨要灌垡,干犁濕耙,白累一夏。這種地不能瞎胡混,人誤地一時,地誤人一年。七月十五定旱澇,八月十五定年成。種莊稼該種啥、收成不收成還要看天氣,旱豇豆,澇小豆,不淹不旱收綠豆。收花不收花,就看正月三個八,也就是說初八、十八、二十八這三天是晴天,這年收棉花。清明這天晴天是好年成,清明曬干柳,窩窩頭子打死狗。季節不饒人,種田趁時分。春爭日夏爭時,失了季節就少食。”邵恩賢仔細地聽著,聽她這么一說,急忙又問:“毛玲的娘,那你再說說啥季節都該種些啥?”陳良咽下一口吐沫說:“清明種秫秫,谷雨種谷,早了肯瞎巴,晚了穗頭松,種得正當時,逮著就不輕。過了三月三,葫蘆、南瓜地里埯。谷雨前好種棉,谷雨后點瓜豆。夏至耩黃豆,一天一夜扛榔頭。五月栽茄子,切不了一碟子。頭伏種芝麻,頭頂一枝花。頭伏的羅卜,二伏的菜,三伏里頭種蕎麥。這種麥就更講季節了,白露早,寒露遲,秋分種麥正當時。你看,八月麥草上飛,九月麥雞爪堆,十月麥土里堆。大麥過年種,認糞不認田。”陳良說到這里,徐風笑抬頭朝西看了看陽光照射下的麥田,高興地插話說:“你說的都是些種地經,叫人聽了真入耳。”邵恩賢又跟著說了一句:“毛玲的娘,你說的有板有眼的,像是在誦詩。你說,這管理莊稼可有啥花?”陳良接著說:“管理莊稼不像繡花那么難,三分種七分管。人不常說么,麥耙緊,豆耙松,秫秫耙的不透風。麥耪三遍沒有溝,豆耪三遍園溜溜。曬根的秫秫,培根的谷,芝麻留臺長得粗。干耪棉花濕耪瓜,不干不濕耪芝麻。麥怕胎里旱,人怕老來苦,秫秫就怕苞里捂。這耪秫秫也有講究,頭遍撓,二遍刨,三遍圍根又去苗。紅芋不讓手,豆子不讓耬。夏至棉地里的草,勝似毒蛇咬。棉花不打杈,光長柴禾架。”陳良越說越高興,她干咳了一聲,又接著說:“莊稼八成熟就得收,不等十成丟。大麥三月黃,不到四月不能嘗。芒種忙,三、二場。麥到芒種秫到秋,豆子頂到寒露收。小麥去了頭,秫秫沒了牛。砍倒秫秫割了谷,摸摸紅芋有多粗。七月玉米,八月花,九月蕎麥收到家。這割蕎麥也很有講究,早怕焦黃,晚怕霜,六十四天正歸倉。芝麻斷花半個月,不割也得割。霜降薅蔥,不薅就空。立冬不拔菜,必定受凍害。這莊稼要搶收,麥上場,谷上垛,豆子扛到肩膀上,紅芋片子曬干才穩當。”說到這里,陳良抬頭看看太陽,她心急地說:“俺大哥、大嫂子,我這光顧說魯國去了,忘了干活,這天都快晌午了,再干一會兒,咱們回去吧。”徐風笑和邵恩賢正聽得得意入神,聽她這么一說,都慌得拿起镢頭干起活來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正在這時,陳良看見有個人,一老慢老地順著常溝西沿的小路走進地南頭的果園,一時又被開的桃花擋住了。她舁起眼睛尋了一會兒,猛地,有個大高個子,趔趔趄趄地從果園邊上走出來。陳良一看,正是她老公公徐從吉,隨大喊一聲:“俺大回來了!”

徐從吉怔著兩只眼睛走到地南頭,看見徐風笑、邵恩賢在地里干活,緊跑了幾步,抱著徐風笑,說:“我七、八年沒見你了,風笑,你這孩子可回來了唉!我的乖乖,日本鬼子來了,要亡國了!”說著,噗嚕嚕的淚水從眼里流了下來。他才從宿縣城里走回來,臉上變得又黑又瘦,頭發也長了。

徐風笑就勢猛地撲在徐從吉的懷里,摟得緊緊的,辛酸的淚水奪眶而出,他心疼地說:“俺叔,您受苦了!有啥話您就給我這當侄子的說吧!”徐從吉松開徐風笑,看看侄媳婦邵恩賢,又望望大兒媳婦陳良,挺起腰桿說:“前些日子,我隨咱宿縣縣委組織部長史廣敬到七閘口、胡樓、馬鄉、滿鄉幾個支部了解情況之后,又到宿縣監獄看望了在暴動中擔任紅軍營長的本家弟弟徐從榮。第天,史廣敬部長又派我去徐州尋找黨組織,我到徐州后,開始就去找清理這孩子,結果沒找到。后來,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碰見了戴曉東,戴曉東原是咱宿縣縣委委員,因抗煙捐暴動被捕,由于他始終沒暴露身份,結果獲釋出獄。后來,戴曉東從宿縣來到徐州做黨的地下工作。由于過去戴曉東曾來過咱徐樓支部,所以我同他見面就認識,在他的引薦下,我見到了中共蘇魯邊區臨時特委書記郭子化,聽郭書記說,現在日本鬼子加緊了對華北的侵略,去年129日,國民黨還鎮壓了北平抗日游行的學生,出現了流血事件。針對蔣介石的不抵抗,郭書記要俺倆回到宿縣,組織起來,宣傳抗日!風笑大侄子,今后你就在咱家鄉帶領鄉親們,拿起刀槍,起來同日本鬼子戰斗吧!”徐風笑昂首挺胸地說:“俺叔說的一點也不錯,是要起來戰斗!”




皖北煤電恒源股份五溝煤礦 協辦

礦長 李建 黨委書記 張小求





本欄目由 中共宿州市埇橋區委黨史研究室、淮北市濉溪縣科學技術協會 特約刊登
更多

最新資訊:

網站首頁| 企業文化高端聲音企業之歌新村建設管理員入口
安徽省人民政府 | 安徽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| 安徽省社科院 | 安徽省國有資產管理委員會 | 安徽經濟信息網 | 中國企業文化網
中國企業文化研究會 | 廣東企業文化網 | 福建企業文化網 | 中國百家企業網 | 浙江企業文化網 | 湖北企業文化網 | 中國電力文化網
版權所有 (c) Copyright 2012-2013 www.nigeb.tw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家工信部備案號:皖ICP備18015630號-1
安徽省企業文化官方網站
主辦 :安徽省企業經營與管理研究會
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 電話:0551-62769709 15551188212 QQ&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聯系地址:合肥市屯溪路235號省軍區文化站 郵編230022 技術支持:安徽木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捕鱼达人3无限金币 2048428387258866726358237373242568618402771966645484621572977087069496590197560975935774749382451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